第35章 我差点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1/4)

 贾府一阵兵荒马乱。

 等太医来了, 贾母她被太医诊断为轻微中风,日后要多加小心,现在不严重, 但要是再这样大起大落,情绪剧烈起伏就不好说了。

 中风, 这可不是一个小病小症。

 贾母无疑是怕死的人,醒来后, 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只是仍旧压抑不下她的愤怒。

 那些个废物!连一点事情都做不好, 养她们有什么用?

 还有赵杏花这个贱婢, 贾府养了她这么久,还养着她的弟弟,她还没有指责她没派上用场,她倒好, 捅了自己一刀, 她就是这样回报她,回报贾家的?

 怕自己再出现问题,贾母缓了一会儿,才把钱嬷嬷叫到了跟前,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钱嬷嬷这个时候已经松绑了,她跪在地上给贾母磕头,涨红着脸吭哧吭哧的把经过都说了。

 从一个姨娘生产, 到赵杏花动手被抓, 然后牵连出的一切。

 在死之前, 赵杏花说是贾母指使的, 她的药就是贾母给的, 而且林老太太还在她那里找到了药粉……

 贾母气的赶紧念了一段经书。

 让自己别过于动怒。

 她知道这样不行, 贾家现在还能挂着荣国公的招牌是因为她还在,一旦她不在了,这个牌匾就必须得要摘下来了。

 而现在荣国府有什么呢?

 老国公人走了,茶也慢慢的凉了。

 长子是个昏庸无能的,只挂了个虚职,在家里醉生梦死。

 二儿子倒是有官职在身,但是这么多年了,还是在工部做着一个小官。

 相比较之下,这个女婿每一步都走得极为顺畅,再给他几年指不定就能成为一个封疆大吏,或者进京城当上侍郎、尚书也不一定。

 在她的珠儿成长起来之前,他需要这么一个姑父为他以后在朝堂中铺路。

 这是老国公和林家结为姻亲的初衷。

 在开始,是老国公推了林如海一把,日后,需要林如海再推贾家一把。

 互助互利。

 但现在,这情况糟透了。

 贾母再认为这些是一个当家主母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必须要做的事情,也知道这是不能揭开露在台面上的。

 她让人把钱嬷嬷拖了下去,慢慢思考。

 该怎么挽回?

 她想了想,也不算完全无可救药。

 毕竟她给钱嬷嬷的药粉是备用,并没有动过手。

 而赵杏花那边,那当然不是她给的药粉。

 她又不是疯了,怎么会给她这种东西。

 肯定是她身边的某些人胆大包天,偷偷的把药给了赵杏花。

 这个她可以慢慢排查。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拒不承认。

 那贱婢是故意陷害,谁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药,她早就不是贾家的人了,是贾家的人怎么会对她的敏儿动手!

 八成是有些人看林家不顺眼,然后又想挑拨他们两家的关系才会这样的,或者说这是林家的敌人故意的,他们不能让对方得逞才对。

 想到了这个说辞,贾母的心情舒缓了一些。

 也是钱嬷嬷没用,承认了她的药是她这里给的。

 不然她的话更有说服力。

 不过钱嬷嬷承认了也没用,瞧林家那个儿子活蹦乱跳的长到了现在,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些东西是不能承认的,而且要真的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证明是她给的。

 钱嬷嬷一个奴才说的话,赵杏花一个贱婢说的话,能有几分可信度?

 她当初写的信没有说的太透,钱嬷嬷也没有完全傻,已经把信毁了。

 哪怕林家不信,她也必须否认。

 不然有朝一日两家闹翻了,对方把信的内容公开,贾家的声誉就要跌到谷底,还有哪家敢娶贾家的女儿?

 现在……就算林府和贾府之间的裂痕存在,但是在外人看来,他们两家的关系也得要没有问题。

 不过为了让林家消气,配合,她不得不出血了。

 可惜了,当初老国公留给她的那一样东西是以防林家要是日后成长起来不愿对贾家伸出援手做交换条件用的,现在只能先拿出来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现在造成的后果也不算太严重,贾敏是她的女儿,是她贾家的人,那剩下唯一被牵连的就是那个姨娘和那个庶出子。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m.yushubo.cc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