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小三元(1/3)

 没多久, 琛玉也回来了,林如海确定今年要在外面过年了。

 之前高氏说的那个消息是准确的, 林如海这一次出行并不太顺利,本来是要回京的,却被突发状况绊住了脚。

 所以琛玉就先回来了,他一路风尘仆仆,又是寒冬腊月,他回来的时候斗篷上全是雪, 老太太看了心疼的不得了,连声让丫鬟去送上热水热茶,换去外衣,再上一碗热乎乎的羊肉汤去寒。

 她都忍不住责怪起来:“早知这样, 怎么不早点回来,也不用受这么大的罪。”

 听到祖母关心的话,琛玉笑了笑:“我穿的厚实,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知道他年纪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 老太太没有再多说。

 云舒瑶也仔细的打量他,出门了一趟, 那边的环境没有那么友好,他看上去受了不少罪, 云舒瑶也有点心疼,只是却也知道, 应该放手, 不然幼鸟是不会学会独立飞翔的。

 等到他用温水洗脸净手, 看到的就是一桌子他爱吃的菜。

 老太太让他多吃一些:“既然回来了, 就不要再出门了, 等过了年你还要去姑苏,好好在家养养身体。”

 对祖母这话,琛玉也不反对。

 他对接下来的考试没有什么担忧,却也有自己的雄心壮志,他想要考取头名,不能疏忽大意。

 这一个年,林府过的并不如何热闹,因为当家主人不在家中,又有好几位考生在,正是需要清静的时候。

 老太太推掉了绝大多数的人情往来,要忙活也是她去,让孙子能够专心备考,两个孙女也不让她们出门了,转过年就是她们的选秀年,她知道,有些有“雄心壮志”的,是会给可能会成为自己竞争对手的人下绊子的。

 要是一个没看住,出事了后悔也来不及。

 其他有要参加选秀的人家基本也是这样的。

 老太太走了不少关系,现在也渐渐死心,免选,没那么容易。

 她之前想的太简单了,不过走动走动关系,在选秀之后让孩子落选,倒没有那么难。

 知道琛玉要去参加明年的县试,贾府那边愣了许久,他今年才十四岁,翻过年也才十五。

 这让他们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已经去世的贾珠,他十四岁就考中了秀才,让他们家大摆了三天宴席,那时候他们都认为很快贾家就会出一个文曲星,带领贾家走向辉煌,谁能料到他会早早的去了。

 好在他们还有宝玉,宝玉是个有出息的,他天生来历不凡,肯定能带着贾家走向更高的山峰。

 于是借着生病的借口放松了好一阵的贾宝玉又被他父亲给盯上了。

 贾政黑着脸考核了一通,看着他结结巴巴,说不出什么内容的样子,要不是小丫鬟通风报信的快,贾宝玉的屁股又要享受一顿竹笋炒肉了。

 探春她们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不是第一回发生这样的事儿了,她们快要习以为常了,只是有的时候难免遗憾,要是她们也能去参加科举挣一个前程就好了,她们不会嫌弃读书辛苦。

 就算不能去参加科举,有另一条能靠她们自己拼出来的路也是好的,只可惜这人世间偏生对她们女儿家苛刻。

 探春有个同母弟弟,她知道嫡母对她弟弟看不过眼,但探春也不想他浑浑噩噩的长大。

 林家那哥哥也是庶出子,现在年纪轻轻就能去参加科举,等他考中了,他的前程就有了,嫡出或者是庶出就不再那么重要。

 探春也希望她的弟弟日后能够奔出一个前程来,哪怕不能考到最后,能有个举人、秀才的功名,也能养活自己了,走出去也能让别人高看一眼。

 等日后分家出去了,不至于沦落到像那些需要救济的族人们一样浑噩度日。

 一过了年,解冻,琛玉就和人南下了,跟着一块儿去的,除了林如海的幕僚林涌,还有云光渝,他也一块儿南下了,他可以陪着琛玉一起去参加完县试,然后他再回祖籍参加院试。

 另外的,就是护卫和镖师们了。

 老太太不怕兴师动众,只要能保障安全,人多就人多。

 自从他们出发以后,老太太几乎就在佛堂住下了。

 祈祷他们这一次出行可以顺利,也可以水到渠成得到一个好成绩。

 云舒瑶体验到了什么叫做高考生家长的心态,而且还是出远门去外地参加的高考。

 虽然这“高考”也不是只有一次机会,但琛玉的年纪还不到高三呢。

 一般来说高考生也有十六七岁了,不过……十四五岁的高考生也不是没有,少年天才班就是。

 只有生出了SSR的家长才能体验到的至尊享受。

 这样一想,她又觉得自己应该对他有信心一些。

 瑛玉也会为了琛玉担心,虽然不是同一个姨娘生的,但就只有这么一个兄弟,这么多年一起长大,他们是有感情的,她也希望琛玉能越来越好,要是能够考个第一就更好了。

 所以她也会跟着为他祈福,甚至还抄了经书。

 梅姨娘冷眼看着,并没有阻止。

 要是自己有儿子倒是可以争一争,没有儿子的情况下,就算帮不上忙,这个兄弟看上去能唬人,能够让女儿在未来婆家面前挺起腰杆,那也是好的。

 珞玉看起来是最镇定的那一个,她还劝云舒瑶:“姨娘,他平时上课夫子虽然没有直白的夸他,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懂,他读书的天赋好,这一次只是去考秀才,肯定没有问题的。”

 唯一可能存在悬念的就是他的名次。

 但只要是考上了,以他的年纪都是喜事。

 “话是这么个道理没错,但是名次越好,别人也会越重视他,他现在还没有拜师,就等着拿功名当投名状了。”还有一个,就是更好说亲了。

 云舒瑶轻轻的吸了一口气。

 她是反对小孩太早成亲的,但定亲的话不影响。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m.yushubo.cc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