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洋葱(1/2)

 去了一趟招待所认路后,江秋月又催着许从周往家赶。

 到家的时候才五点多,江秋月和杜春花安排了晚饭的事情后就提着篮子往山上去。

 许从周稳步跟上,非常自觉,并且又顺利斩获两只兔子。

 晚饭后,天擦黑。

 周碧云和许从周该走了。

 杜春花客气着将两人送了老远,直到他们坐上了去镇上的牛车都走的看不见了,这才挂着笑容回屋。

 一进门就冲着江秋月笑得更开心,连连拍着大腿说:“哎你们说咱家咋运气这好呢你说,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我们自个儿都给忘了,人家首长还给记在心里你说,也幸亏我之前把住了没松口给你们定亲事。”

 江道义平时话少,这会儿也闷声道:“要不说人家咋是当首长的呢!”

 江秋月想到白天许从周的解释,便跟着说:“他们都还记得,我们以后也别说不记得了吧,不然显得咱们家多不尊重人似的,回头要是他们知道了,心里说不定还生疙瘩,觉得咱们家不重视他们。”

 既然许家那边都说的定亲,那干脆就把这个定死了,也免得将来再被人挑出理去。

 江道义“嗯”了一下,“秋月说得对,以后这样的话别说了,你们都记着!”

 江成才和江立业赶紧表态。

 “我知道,我知道。”

 杜春花连连点头,依旧笑得见牙不见眼,江冬梅在一边直翻白眼,又什么都不能说,干脆抱着胳膊坐一边冷笑。

 杜春花笑够了,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对着江秋月问道:“对了,秋月你今天跟着小许进城都买了啥啊?”

 其他人闻言跟着好奇看过来。

 江秋月干脆进屋把东西拿出来说:“买了两块布,还有钢笔这些。”

 周围的几颗脑袋一下子都伸了过来,就连一直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江冬梅也有些好奇,忍不住想看。

 下一秒,还不等其他人说什么,江冬梅又是一撇嘴,一脸嫌弃地翻了翻,说:“就给你买了这些没用的,他打发叫花子呢!”

 “你胡说八道啥呢你!”杜春花第一个反应过来往江冬梅乱翻的手上拍了一巴掌,“会不会说话你,不会说话就给我把嘴缝上,你听听你那个嘴说的都是啥东西,啥叫叫花子,你说谁叫花子呢,人家今天光是定礼就给了六百块,咋就叫打发叫花子了!”

 江冬梅张嘴就想说上辈子许从周可是给她买了好几身漂亮的成衣,其中还有一条红裙子,还有皮鞋,还有一块梅花手表,但一想这事儿除了她自己也没人知道,顿时就觉得没意思。

 不过想到许从周这辈子就给江秋月买了这么点东西,一看就是一点也不喜欢江秋月,她又觉得江秋月太可怜了。

 好歹她上辈子和许从周才开始在一起那段日子,许从周对她还是很好的,花钱方面大方的很,她要什么给什么。

 想到这儿,江冬梅便觉得都是亲姐妹,她就好心提点提点江秋月,也省得江秋月将来人财两空。

 江冬梅抬着下巴就对江秋月问道:“你的这些东西是你自己要买的还是那许从周给你买的?”

 “我自己要买的。”

 江冬梅撇嘴,“我就猜到是这样。你说你蠢不蠢,就要这些,不知道要点好的啊,比方说大城市的衣裳、皮鞋,还有手表这些,你要这布还得自己缝衣裳,这我也不说了,反正也能用,你要这破钢笔有啥用,这一只顶多两块钱,你这一堆加起来有二十块钱吗?”

 “你又胡说啥呢!”杜春花听着又去骂江冬梅,江冬梅振振有词道:“我这是为了她好,那许家有钱干啥不花,万一将来许从周出个啥意外或者人家不要你了,至少你钱花了就是赚到了。”

 “你还胡说八道你!”杜春花当下就怒了,左右看了半天也没找着啥东西顺手,就一巴掌拍在了江冬梅的背上,开始教训她。

 江冬梅不服气和杜春花吵架。

 江道义在一边皱眉,江成才和江立业也不敢上去拉架。

 江秋月也懒得管,反正杜春花也不能真对江冬梅怎么样。

 她把东西一收,拎着兔子就去了厨房。

 说好的明天一早给许从周送点东西。

 江秋月过来剥兔子皮的时候,江立业偷摸过来蹲在她身边小声问道:“大姐,你生气了?”

 江秋月摇头,“没。”

 江立业“哦”了一声,又说:“二姐就是那脾气,你别和她计较。”

 江秋月笑笑,“我知道。”

 反正也不是真的亲人,没什么好在乎的。

 江立业跟着挠了挠头皮,又“哦”了一声,说:“其实我觉得买钢笔也挺好的,我还看见了信封和信纸,姐夫是想让你给他写信吧。”

 江秋月点头,顺手指了下白天从山上带下来的筐子道:“帮我把里面的菜择出来。”

 江立业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哦”了一下,赶紧干活。

 等到屋里面杜春花和江冬梅都撕吧好了,江秋月和江立业活都干了大半了。

 杜春花进来一看就问道:“你白天回来的时候说明天给小许送点东西带着要上山,就送这些野菜和兔子啊?”

 江秋月点头,“我想着咱家条件在这儿摆着,也送不了多好的,就想做点酱还有弄点吃的给他带上,也算是一份心意。”

 “那倒也是。”杜春花说着开始撸袖子,“那我来帮你一起弄。”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m.yushubo.cc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