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抢夺(1/2)

 江家的今天格外沉闷。

 江冬梅大概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连晚饭都没出来吃,杜春花心里面也一肚子的起,也不许其他人去叫她。

 等到江秋月忙好外面的一摊子事,收拾好回屋准备睡觉的时候,哑巴了一天的江冬梅忽然间就开口和她说话。

 “你也觉得我不应该看上赵长熙是吗?”

 低矮的土坯房里只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江冬梅坐在油灯后面的床上,江秋月借着油灯的光看向江冬梅,这才注意到她的表情格外的阴沉。

 江秋月倒也没惊讶,无所谓道:“看上谁是你的事,但你不该因为这个就和爸妈生气,还要死要活的来威胁他们。”

 江冬梅顿时冷笑,“你知道什么,他们就是偏心!”

 江秋月挑眉,“偏心,听你的意思,是觉得爸妈偏心我了?”

 江冬梅很想大声说是,说江秋月上辈子就很轻松嫁给了赵长熙,凭什么到了她这里就要被推三阻四的。但是上辈子的事情说到底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种委屈也只有她一个人能明白,她说不了。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生气。

 凭什么不管什么事情到了江秋月那里就特别简单,到了她这儿就千难万阻的。

 表面上看爸妈确实偏心她,可实际上真正的好处却全都给了江秋月了。

 她上辈子看似风光地嫁给了许从周,却夫妻不和,婚姻不顺,哪怕后来离婚二嫁一样过得不顺心。反倒是平日里看着不声不响的江秋月嫁给赵长熙,一辈子舒舒服服,风风光光的。

 凭什么!

 凭什么江秋月就可以这么顺!

 凭什么江秋月想嫁给赵长熙就可以,她就不可以!

 这还不是偏心,这是什么!

 江冬梅越想越气,顿时狠狠瞪向江秋月道:“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江秋月大致能猜出来江冬梅心中所想,她觉得江冬梅不可理喻。

 “江冬梅,说话要讲良心的。爸妈是偏心,但偏的是谁家里哪个都能看出来,就连许从周的这门婚事也是你不要他们才想到我的。你才认识赵长熙多久,爸妈也是今天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为人,不清楚他的家庭,你让爸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同意你和他在一起的事情,更别说你今天还因为他和爸妈赌气发脾气,你觉得这一切你就没有问题吗?”

 “哈!”江冬梅冷笑,想说那凭什么他们上辈子就能同意你和赵长熙结婚,你上辈子和赵长熙认识的也不久你不也嫁给了他,但她却只能憋着,就转口道:“虚伪!”

 江秋月:“……”

 江秋月原本还想劝一劝江冬梅,就当为了杜春花他们,但见她这样,顿时什么念头也没有了。

 难不成江冬梅以为人生互换就真能让她过上自以为的上辈子的江秋月过上的好日子吗?

 赵长熙又不是傀儡,他是个活生生的有情感有思想的人,这辈子没了原来的江秋月,难道就不能来个李秋月王秋月,非要你这个癫狂又自以为是的江冬梅?

 人的情感都是相互的。

 上辈子的江秋月最终能把日子过的那么好,难道就真的只因为赵长熙是个好男人?

 要是上辈子的江秋月没有足够好,赵长熙真的会爱护她一生一世?

 就算这辈子的江秋月换成了她,她以后也不会和赵长熙有任何牵扯,但她江冬梅就真能如愿以偿嫁过去,成为上辈子的江秋月?

 这种想法简直太可笑了。

 只不过是江冬梅一直没有认清她所谓的悲惨一生的真正根源其实就在她自己身上,反而把这一切丢归咎于嫁错了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江秋月也不想再浪费心思。她干脆把白天买的东西拿出来整理了一下,又把毛线框在双腿上开始缠线团。

 有时间浪费在江冬梅的身上,还不如给许从周织件毛衣。

 江冬梅阴沉沉地盯着江秋月看了一会儿,忽地又开口道:“你已经和许从周定亲了。”

 江秋月撩了撩眼皮,这什么意思,提醒她别妄想赵长熙?

 她到现在除了赵长熙这个名字,连人家是方的还是圆的都不知道,江冬梅也太偏激了。

 江秋月懒得搭理江冬梅,江冬梅又继续说:“我看上了赵长熙,我一定会嫁给他,谁要是敢和我抢,我就要谁好看,不管她和我是什么关系。”

 江秋月:“……”

 真是疯了。

 江秋月佯装没听出来江冬梅话里的意思,只道:“随便你,只要你别干出连累爸妈的事情,我才懒得管你。”

 江冬梅冷哼:“最好是这样。”

 表面姐妹算是正式不欢而散,加上江冬梅闹的这么一出,江家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处在一种非常微妙的氛围当中。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m.yushubo.cc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