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女主(1/6)

 陈红缨刚从澡堂洗完澡回来,头发还湿哒哒的滴着水。

 她找了条干毛巾,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圆镜,她就这么盯着镜子,神思不属地擦着头发。

 王文淑进来一看见她这样就说:“你怎么又在照镜子,知道你是我们全文工团最漂亮的,但你现在越来越爱臭美了啊,成天把着镜子不放手。”

 陈红缨合上镜子,扭头过来冲王文淑笑了一下,却没接这茬,而是问道:“你怎么满头的汗?”

 王文淑晃了晃手中的信件说:“我去了收发室,离开这么久,我去找找有没有我的包裹和信件,结果还真有。还有,我刚才过去的时候还听门口站岗的同志说前段时间你那个哥哥闫团长的家属过来随军了,好像还帮你爸妈给你带了信,他们让我和你说一声,你等下过去问问具体什么情况吧。”

 陈红缨闻言愣了一下,直到王文淑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你干嘛呢,又发呆啊!”

 陈红缨这才回神,“哦,好,我知道了,我等下就去。”

 “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点奇怪,就……就从你上次表演的时候淋雨发烧之后,你就一直很奇怪。”王文淑皱眉,说着又抬手在陈红缨的脑门上摸了会儿,“你该不会是生病还没好吧?”

 “也不烧啊。”没感觉太大的温度后,王文淑又叹了口气说:“要不然,你等下再到医院检查一下吧,我看你最近精神也不好,训练的时候很多动作也做的不行,张老师都说过你好几次了,你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知道咱们团里多少人盯着你现在的位置吗,你稍微不留神,你就下去了,你想当陪衬啊?”

 陈红缨抿着唇笑了一下,眼神躲闪到一边,“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王文淑也就提醒一下,闻言便不再继续,哼着歌开始拆自己刚刚拿到的信。

 陈红缨又拿起毛巾继续擦头发。

 没过一会儿,她又下意识把镜子重新支起来,愣愣的又陌生地看着里面的那个人。

 她觉得这不是她的脸。

 这也不是她的身份。

 她不叫陈红缨,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是发烧而已,醒过来后不管是样子还是身份还是时间,都变了样。

 她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

 周围的人都说她是陈红缨,她也有陈红缨的全部记忆,但她们不知道,她的脑海里还存在另外一个人的记忆。

 她觉得那个人才是自己。

 要不是现在外面一直闹革命、破四旧,她恐怕都要找个庙拜一拜了。

 陈红缨皱了皱眉。

 她心里烦躁又害怕。

 可这些事情却谁也不能说,只能她一个人憋着。

 另一边王文淑拆了信后见陈红缨又开始发呆,忍不住过来拍她一下,“你又发呆了,刚才还说会注意,你要不现在就去医院吧?”

 陈红缨回神,立马摇头,“不用了,我没什么大事儿。”

 “没什么大事儿你还天天发呆,就跟丢魂了一样。”王文淑搭着陈红缨的椅子坐下来,“我跟你说,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你是不是害怕去医院啊,要不然我陪你去也行啊,现在就走,也别磨蹭了。”说着,王文淑又去拉陈红缨的胳膊。

 陈红缨闪躲了一下,努力冲着王文淑笑了一下说:“真不用,我没事儿,我就是在想我爸妈他们。对了,你说我有信对吧,我现在就去问问。”

 王文淑皱了皱眉,探究着看了陈红缨一会儿才松了手说:“那行吧,你真没事儿啊?”

 陈红缨点头,“真没事儿,我走了啊。”

 她说着快速地把头梳整齐,重新换了衣裳,才出门往外走。到了门口的传达室,陈红缨搜索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才走过去问道:“陈叔,我刚才听王文淑说我爸妈有托人给我带信过来,有这事儿吗?”

 叫陈淑的中年男人抬眼看了陈红缨一下,这才说:“哦,是那个小王说的,闫团长不是带着家属随军了嘛,就帮你爸妈给你带了封信过来,不过那会儿你不是出去演出了嘛,他们就又拿回去了,不在我这儿,要不你去家属区那边看看吧。”

 陈红缨点头,笑了下说:“我知道了,谢谢陈叔。”

 “没事儿,客气啥。”陈叔摆了下手,又开始低头看报纸。

 陈红缨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没勇气现在就去家属区找人,又转身回了宿舍。

 王文淑正贴着墙壁压腿,见到她就问道:“你拿到信了吗?怎么说啊?”

 陈红缨摇头说:“没拿到,他们没放在收发室,陈叔让我去家属区那边问问。”

 “那你就去啊。”王文淑又换了个姿势。

 “今天太晚了,再说他们家还有孩子,我空着手过去也不合适,我明天抽时间看能不能买点东西,到时候再去吧。”陈红缨找了个很合理的借口。

 “那倒也对,还是你想的全面。”王文淑不催了。

 陈红缨又挤了一抹笑,开始发愁到时候真见了闫胜利和他的家人要怎么办?

 同时开始疯狂地在脑海中搜索相关的记忆。

 好一会儿后,陈红缨忽然扭身过来看向王文淑问道:“听张老师说军区最近在拉练,已经很久没回来了是吗?”

 王文淑点头,“对啊,我回来的时候本来还想去看看我哥怎么样呢,结果就听说他们出门到现在还没回,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陈红缨点点头,悄然松了口气。

 记忆里面,陈红缨和闫胜利差了十岁,两人说不上熟悉但自从陈红缨进了这边文工团后,两人也会偶尔见上两面,她其实还是有些害怕露馅的。

 但闫胜利的妻子杨双双就不一样了。

 杨双双和闫胜利结婚的时候陈红缨还小,和杨双双也不熟悉,后来陈红缨为了考文工团又整日训练,就更没和杨双双说过什么话,顶多也就是面熟。

 这么一比较,去见杨双双和去见闫胜利完全不用想,肯定是去见杨双双稳当一些。

 一夜过去,陈红缨也给自己想好了理由。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m.yushubo.cc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